歡迎光臨東莞市億巨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
您的位置:首页  ->  公司动态 -> 驢皮資源緊張“無皮下鍋” 利潤大誘發阿膠造假

驢皮資源緊張“無皮下鍋” 利潤大誘發阿膠造假



[]2015-05-29 08:39

阿膠是中國流傳了2000多年的中醫瑰寶,也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不過,由於原料——驢皮近年來的緊缺,這項技藝的傳承面臨著危機。

“現在在農村地區,能看到一頭毛驢已經是稀罕事了,而20年前,農村到處可以看見驢車。如果按照這個速度,不到20年,就要上動物園去看毛驢了。現在驢已經不夠用了,再沒有人養驢,我們的阿膠都沒法生產了。”說起當前“驢子不夠用”的現狀,股份有限公司總裁秦玉峰一臉焦慮。

專家指出,驢皮緊缺正是近年來市場上阿膠造假的原因之一。而目前,阿膠的發源地——山東聊城,正在發起一場規模化養驢的運動。在2020年前,將建立起兩個各100萬頭的驢基地。規模化養驢能把阿膠行業帶出困境嗎?記者近日進行了調查。

青島農業大學教授、中國驢產業創新戰略聯盟秘書長孫玉江表示,以前山東是全國養驢的重要區域,但如今,整個山東的驢存欄量尚不足10萬頭,整個行業無“皮”下鍋的窘態可見一斑。

驢子快被吃完了

實際上,不只是山東,全國各地的驢數量都在急劇下降。根據《中國畜牧業統計年鑒》,最近20年間,中國的驢存欄量逐年下滑,到2013年,全國驢存欄量僅為603萬頭,這比1991年的1120萬頭足足少了500多萬頭。2000年至今,全國每年的毛驢出欄量一直維持在200萬頭左右。

驢的數量越來越少,驢皮的價格這幾年也水漲船高。資料顯示, 10年間,驢皮的價格差不多翻了100倍。

孫玉江表示,驢子的數量在過去20年間以每年5%的速度銳減,主要有以下原因:一是用作役使或馱物的驢越來越少,很多驢都被宰殺。二是驢的經濟價值沒有被充分開發出來,農民養驢的積極性不高。三是阿膠、驢肉等行業對驢的需求量猛增,每年新增的驢滿足不了需求。“每年新出欄的驢子都被吃掉了,並且已經不夠吃了。”四是驢的養殖週期長,一頭驢長成成驢要兩年,驢一胎只能生一個,所以數量增加十分困難。

聊城市畜牧獸醫局局長王魯表示,目前全國毛驢僅600萬頭,但聊城市阿膠企業每年加工阿膠的全部產能需要400多萬張驢皮,現在實際能收購到100多萬張驢皮,僅達到全部產能的1/4,毛驢資源已經成為制約阿膠產業發展的瓶頸。

利潤大誘發阿膠造假

阿膠究竟有多火?2014年,東阿阿膠股份有限公司實現銷售收入40億元,利稅21億元。

在供需矛盾下,假阿膠來了。假阿膠最假的是原料——假驢皮。驢皮供應商賣的驢皮分兩種:帶毛的和不帶毛的。帶毛的多為真驢皮,一斤60元左右。而不帶毛的驢皮,據業內人士說,多是騾子皮、馬皮等,價格約30元一斤。當地知情人士透露,不少阿膠廠商都會用不帶毛的皮制膠,普通人看不出來。

不僅價格昂貴的阿膠造假,就連價格跟著上漲的驢肉,假的也不少。在山東,按照一頭毛驢500斤、出肉率39%、每斤30元、每年出欄200萬頭計算,驢肉產業一年的產值高達上百億元。倘若加工過,價格會更高。有利可圖,便有不法商販注水販賣或是摻假。

對於阿膠市場的造假,秦玉峰頗為糾結,“這個問題不容回避,但談得太多,我又怕整個行業受影響。”

他說,作為阿膠行業的龍頭企業,東阿阿膠是阿膠造假的最大受害者。東阿阿膠每年用於自己企業產品的打假費用超過1000萬元。 “為什麼造假?因為稀缺。如果不稀缺,誰願意造假。”

秦玉峰說,“沒有驢皮,東阿阿膠都不存在了,驢皮就是我們的命。”

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、科技部中藥現代化科技產業基地建設專家組組長張伯禮告訴記者,阿膠行業的造假並不意外, “阿膠不是一個企業的,它是行業的,現在大家都在從事這個產業,一些小企業存在不規範投料、以次充好、以假亂真的情況,玷污了阿膠品牌。”

國內一位從事阿膠行業20年以上的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,阿膠行業造假的確非常嚴重,每年市場上銷售的假阿膠大約是真阿膠的3倍,這給整個行業形象帶來極大影響。

而阿膠造假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毛驢養殖數量急劇下降,驢皮價格暴漲。一張驢皮10公斤,價格2000元,牛皮、馬皮等下腳料的價格是每噸2000元左右,價格相差上百倍。

在原料價格相差懸殊的情況下,阿膠產業出現了兩種不同的發展思路:一種是個別企業以次充好,使用牛皮、馬皮的下腳料熬制阿膠,這種阿膠會給者的健康帶來損害。一種是龍頭企業,堅持使用100%優質驢皮熬制阿膠,這種產品價格肯定會相應更高。

規模化養驢“有皮下鍋”

驢子不夠用,怎麼辦?自己養。

2006年起,東阿阿膠在內蒙古巴林左旗、雲南大理等地開始探索與農戶合作,以合作社的方式養驢。東阿阿膠提供驢苗,並與農戶達成收購協定,若毛驢出欄合乎指標,便由企業以相對穩定的價格回收。

而在秦玉峰看來,規模化養驢,最大的受益者不是東阿,驢皮的價值只占整個驢收益的1/10都不到,規模化養驢就是要把養驢的收益向農民和其他鏈條輸送,刺激農民養驢的積極性。

不過,東阿阿膠養驢技術顧問秦樹生表示,規模化養驢最大的問題是成本過高。每養1萬頭驢,成本都在500萬元以上,要養100萬頭驢,成本是驚人的。這些,單靠企業是不可能完成的,必須發動農村的養殖戶。所以必須在驢肉、驢皮之外,開發驢的其他價值,這些就需要政府支援。

孫玉江也是這種看法,他說,中國的驢產業已經到了前所未有的低谷,要解決眼下這場“驢”危機,必須加大對活體驢產業鏈條的開發,把這條產業鏈條拉到最長。

驢子渾身是寶,賺錢的地方還很多,比如說,孕驢血可以用於生物制藥,用來製作血清,孕驢尿可以用來製作激素,每項每年至少可以增收2000元。驢奶的價格也遠高於牛奶。加上這些項目,每頭驢每年的經濟價值應該能達到2萬元以上。

孫玉江認為,當前對驢產業的開發還遠遠不夠,一頭驢的價值的開發,連10%都不到。

提高產能“扶正祛邪”

協會會長房書亭表示,阿膠今後仍有很大的市場增長空間。預計未來仍將以每年30%的速度增長。通過規模化養殖,確保阿膠原料的正宗,穩定阿膠產量,就可以抑制假阿膠在市場上的份額,達到“扶正祛邪”的效果。

秦玉峰也表示,膠類中藥企業在品質標準構建方面是一塊“短板”。因為制膠原料供應短缺,不法分子乘虛而入,製造假冒偽劣產品擾亂市場秩序。而傳統的鑒別真偽方法存在一定漏洞,無法滿足市場快速鑒別和打假的需求。

張伯禮也表示,這與產業門檻過低不無關係。一些造假企業正是打著藥食同源的幌子,行阿膠造假售假之實。他說,有些阿膠製品是食品,不屬藥監部門監管;而正因為是食品,質監部門不管其療效。造假企業正是抓住了這一監管上的漏洞。阿膠成了唐僧肉,誰都想來啃一口。這對品牌企業、品牌產品,乃至阿膠這項傳承了2500多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造成很大傷害。“對阿膠生產企業,只要發現造假,應立即勒令停產;再發現,應吊銷產品生產文號。”他說。

“可以借鑒中藥注射劑行業的做法,目前國家已經制定了中藥注射劑再評價補充管理辦法,並正在徵求意見之中,中藥注射劑標準提高後,那些達不到要求、不能夠從事中藥注射劑生產的企業,可以退市或改為生產固體製劑。對阿膠行業也應該這樣。”張伯禮說,目前我國驢皮資源緊缺,更應該按標準生產,不能粗製濫造。

如果全國驢的存欄量能恢復到1200萬頭,那麼,全國規範化生產的阿膠產能將能提升40%以上,屆時,整個阿膠市場的品類形象將大大提升。

[返回]   
東莞市億巨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© Copyright 2015 【BMAP GMAP
服務中心:0769-87755990/0769-87563920 聯繫人:陳先生 訪問量: 【】 技术支持:
*本站相关网页素材及相关资源均来源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速告知,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* 【后台管理

掃一掃訪問手機站
西藏福彩网 山东福彩网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 湖南体彩网 安徽体彩网 贵州快3计划 湖南福彩网 贵州快3走势 西藏福彩网 极速快3